《新闻周刊》 20131102 本周视点:医之患

编辑:小豹子/2018-07-04 22:07

  白岩松:本周四早上七点,在浙江省温岭市殡仪馆举行了一个追悼会。按理说,在殡仪馆举行追悼会天天都有,然而这一天的这一个追悼会,却引来全国性的关注。参加者相当多是医生,他们送别与追悼的是他们的一位同行,一位年仅四十七岁的医生王云杰。这名医生是六天前在医院内被自己的一位曾经患者刺死的。同时,那个歹徒还刺伤了另外两名医生。医院内的暴力,这不是第一次发生,然而,愈演愈烈,让人愈发难以接受、难以容忍。从十月十七号到二十七号,仅十天时间,全国就发生六起患者伤医事件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多位医生重伤甚至死亡。救人者为何成为受害者?救人者,该如何被救助?这个社会该做些什么?《新闻周刊》本周视点关注,暴力阴影下的医生。

  短片一

  一组报纸+同期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

  医生他们的生命在上班的时候,生命和健康受到威胁,这个也是决不能够容忍的

  不管他发生在什么地方,不管它的起因是什么,但是他把医生杀害,那么他必然是一个故意的伤害和杀人的犯罪。

  解说:

  因为对一年半前的鼻腔微创手术结果持有异议,患者连某手持榔头、尖刀闯入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行凶,这场造成1死2伤的杀医案也再度震惊全国。本周,在案件中受伤的王伟杰医生回忆了发生在8月25日上午的血案。

  温岭第一人民医院医生王伟杰(电话采访):

  我跟王云杰、蔡朝阳三个医生坐在门诊看病,听到有吵架的行为,我把门打开,对面出来王云杰医生,他当时心脏有清晰的血迹。他后面有个年轻人跟着,跟到口腔科跟前两米左右,王云杰停下了,凶手马上拿出刀子大概30多公分长,马上捅向王云杰后背。

  解说:

  当时被榔头砸中头部且胸口受伤的王云杰医生本想逃离诊室,却在对面口腔科门口再遭毒手。而同在耳鼻喉科的王伟杰医生试图上前阻拦,也被凶手刺中右胸。据后来的监控录像显示,凶手在五楼耳鼻喉科整个作案时间持续一分多钟,直到又有一位医生走出诊室阻止,犯罪嫌疑人才向楼下逃离。

  温岭第一人民医院医生王伟杰:

  我说快些把(王云杰)送到抢救室去,当时我看了一下,大概病人也有二三十个,他们都惊呆了。我马上追那个凶手追下去,追到三楼我们保安来了,两个保安跟着我往下面冲。

  解说:

  当时,受伤的王伟杰医生捂住胸口,从五楼一直追到一楼,直到医院两名保安凤凰彩票网(5557713.com)上前拦住犯罪嫌疑人,筋疲力尽的他才稍稍放心去了抢救室。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赤手空拳的两名医院保安,并没有拦住持刀挥舞的凶手,连某又闯入CT室对值班医生江晓勇行凶后,最终被赶来的保安人员制服。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 王大伟:

  一旦医院发生了命案,那么谁是第一救助的力量,肯定是在医院内部,每个医院都应该有一个完整的打击各类犯罪的预案,我们说医院它不是一个净土,因为医院本身也是生活在一个共同的社会环境下,那么医院这些年的刑事犯罪种类也是非常多的。

  解说:

  持刀行凶的连某曾为该院耳鼻喉科的患者,去年三月他接受鼻腔微创手术后,总感通气不畅,曾到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频繁投诉多达数十次。虽然该院为他组织两次会诊,其他医院的复诊结论也说手术没问题,但连某认为是医院串通骗他。一场持续了一年半的医疗纠纷最终演变成一场悲剧。而温岭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也表示从未收到相关申请。在这起恶性杀医事件中,第三方的医疗纠纷调解机制、法律手段、医疗场所纠纷预警及应急机制,似乎都在事件中失灵了。

  温岭第一人民医院医生王伟杰:

  本来退休了想留个两三年,因为我们病人比较多,医生比较紧缺,领导又想留我,现在经过这样子的惊心动魄的经历,我心有点寒。

  解说:

  本周,中国医师协会、中华医学会等四组织联合发表声明,强烈谴责伤害医护人员人身安全行为,呼吁全社会行动起来对医疗暴力要做到零容忍。而全国政协委员、宣武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凌锋也正在草拟一份紧急提案,呼吁加大针对医务人员人身安全犯罪的打击力度,由公安人员进驻医院维持正当秩序等,防止伤医事件的发生。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 刘国恩:

  我觉得作为一个医务人员,在这种氛围下,面临这么严重的被伤害事件,每一个人都有切肤之痛,每一个人都有愤怒的理由,假设我是一个医生,我会去想,我要的是警察进入到我的医院来保护我,我还是要的一个职业环境的改善?

  白岩松:在周四,为王云杰举行追悼会的时候,他的相当多的同事依然要在医院自己的岗位上面对络绎不绝的患者。我不知道,那一个上午,他们是在怎样的一种心情当中为患者治病疗伤的,那一定是一个令人难忘的上午。其实,医生的悲愤可以想像,一方面治病救人,另一方面内心委屈。温岭杀医案发生后,一位医生照了这样一张照片,站在楼顶上,白大褂上写着“不要学医”四个醒目的大字。本周,媒体公布一份调查,官二代、富二代、红二代成为热门话题的同时,学医的却不希望有“医二代”,78%的受访医生表示,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再穿上白大褂。这是为什么?社会有答案吗?

  短片二

  解说:10月31日,本周四上午七点王云杰医生的追悼会在当地殡仪馆举行,上千人前去为王云杰医生做最后的送别。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很多没有上班的医生都来到现场,虽然医院已经恢复了正常运作,但显然医生们的情绪并没有平复。

  同期: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如果明天我上班还要注意病人有没有带刀,会不会威胁到我们生命,那我们根本不可能安心工作

  同期: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我们在这环境当中觉得挺不安的,我们要求不高,只要踏实上班平安回家就好

  解说:踏实上班平安回家竟然成为医生们的期望,可以看出频发的伤医事件对医生们的刺痛。而据中国医师协会的统计,就在王云杰医生被刺身亡的十天,就发生了六起患者伤医事件。

  音乐:字幕:10月17日,多名家属打砸上海中西药大学附属某医院

  10月21日,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重症监护室主任及多名医护人员被打伤。

  10月27日,南昌市第一医院发生女护士被持刀挟持。

  同期:邢洲 广医二院副院长:我们觉得现在这种风险,或者这种不理解,这种隔阂已经到了一种让我们的这些环境非常之恶劣,甚至执业人员已经都产生恐惧这样的一种阶段

  解说:从上世纪90年代后社会上对医生的指责开始多起来,到近年来医患冲突不断升级。从言语暴力,到肢体冲突再到恶性伤人,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每年被殴打受伤的医务人员已超过1万人,医院成为个人极端暴力事件的高发区。究竟是什么样的仇恨和矛盾才能让患者将尖刀和拳头抡向诊室里的医生?

  同期:李梦南:这么大的仇恨从何而来?和我爷爷来哈尔滨能有好多次了,途中花费也挺多,再加上也挺劳累的,我也感觉大夫有意刁难我,有这想法。

  解说:2012年3月23日,哈医大一院,17岁的强直性脊柱炎患者李梦南手持水果刀,扎死该院硕士生王浩,另有两名女医生被扎伤。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死者王浩根本没给李梦南看过病,杀他只是因为进房间后第一个看到他。

  同期:李梦南:我冲进他办公室 能伤几个就伤几个吧,我当时这么想的

  解说:由于李梦南犯罪时不满18岁,最终被判处无期徒刑。然而,比接二连三的暴力伤医事件更让人恐怖的是医患信任的降低,据一项华东地区30家医院医患关系的调查结果显示,只有10%的患者信任医生。,

  同期:市民 :态度不是很好然后一般医生开药的时候 都是选择贵的开

  同期:市民 林先生:患者心里很忐忑 不知道什么情况 他又不解释给你听

  同期:广医二院医生:在医患关系很紧张 万一说错话 被抓住把柄 录音了 他可能会无理取闹 搞事情

  同期:王宏伟 公共安全风险治理研究中心主任:医患关系上所反映出来的信任问题,实际上是我们整个一个社会信任问题##这种不信任关系的存在,不是仅仅体现在医患关系上,还体现在其它方面。

  解说:王宏伟说,我国很多极端暴力事件往往都是出于个人利益或精神健康方面的原因,一些弱势群体的利益受损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小事拖大,大事拖炸”。一旦情绪失控,就可能发生激情型的暴力犯罪。

  同期:王宏伟 公共安全风险治理研究中心主任:一个公众的利益诉求得不到有效的满足,因为与此同时,一旦出现心理疾患,又不能够得到社会的及时的关爱和矫正#很容易出现个人极端暴力事件

  解说:当下中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各种社会矛盾、利益诉求错综复杂,道德失范、社会不公、诉讼成本过高等问题普遍存在,个人极端暴力犯罪案件多发。而妇女、儿童、老人等弱者,以及学校、医院、征地拆迁等场所也成为容易施暴人群和空间。

  同期:刘国恩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经济学教授:你的收入上来了,发展条件上来了,机会上来了,而相应的社会制度,包括我们医疗保障的制度,可能没有完全的跟进,人们之间的这种矛盾、这种冲突,就比在收入水平比较低的时候多

  白岩松:这次温岭伤医事件,凶手曾经是患者,一直对医生为自己的治疗不满意,即便专家都认定医生对他的治疗没问题,可他还是不接受。然而仔细研究他这个人,他对医学的了解几乎谈不上,但他一直相信自己的怀疑,终于酿成大祸。与此同时,在看病难、看病贵的抱怨之中,以药养医等不合理的制度依然没被破解,制度缺失与保障无力,始终让医生成为了面对矛盾时候非常具体的一个对象,悲剧也就一次又一次的发生。在悲剧越来越多的情况下,社会该如何帮他们?这帮助又该如何治标、治本?

  短片三

  解说:就在本周四,杭州西溪医院的门诊内新增了不少头戴钢盔、手拿棍子的保安。而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宣武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凌锋也表态,自己正在草拟一份紧急提案,呼吁加大针对医务人员人身安全犯罪的打击力度,设立医疗场所纠纷预警及应急响应机制,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防止伤医事件的发生。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经济学教授 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刘国恩:

  我觉得靠检查、靠武装力量来保卫我们医院的话,这是一个悲哀,它应该尽可能限制在最小的一个范围。我觉得中国还不至于一定要面临这样的一个严峻的医生和患者的这种对立矛盾

  解说:事实上,就在犯罪嫌疑人连恩青持刀刺向王云杰医生的十几天前,卫计委和公安部刚刚联合出台指导意见,要求二级以上医院按照每20张病床配1名保安的标准加强医院安保措施,但这样一份意见,并没能阻止悲剧的发生。

  刘国恩:

  如果没有医生和患者的信任的建立,你就是把兵都驻守到医院里边,这个紧张的关系仍然在,只是一个威慑力,不敢爆发而已。所以我们的立足点,还是要放在如何建立医患关系上面,建立医患的信任上来。

  解说:庞大的安保队伍,就算保护了医生,但增加的资金从哪儿来?当身心不适的患者走进医院时,感受到的压抑气氛又该如何消除?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那么当医疗体系在医患关系上表现出病症时,这样一剂猛药,治愈医患关系的可能性有多大,或许值得怀疑。

  刘国恩:

  在我们中国的大医院里边,我们一个正常上班的医生,一个上午面临的病人数,至少在50到60个,一个人剩下的时间可能就两三分钟,那作为医生来说,我还是把这仅有的时间,主要放在诊断和治疗上吧,后面的帮助就说不上,说安慰,可能实在是没有条件来进行这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了。所以在这种就医的条件下,医患双方的矛盾,要不激烈,要不尖锐,那真的中国就神奇了。

  解说:如果再回看发生在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这起悲剧,连恩青数十次到医院投诉,虽然医患双方都不曾向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但院方也付出了巨大精力,进行了数次院内专家会诊权威专家会诊,却始终未能解决问题。可以想象,在长达一年半的时间里,连恩青心中的怒气显然是在与日俱增,而每天面对大量病人,还要拿出精力向连恩青解释或者与其争吵的医生们,又受着怎样的折磨。

  刘国恩:

  那么拥挤的大医院里边,既给急诊病人,又给住院病人,还有给大量的门诊病人提供诊疗、帮助和安慰的服务,这可能吗?而客观的现实是,我们任何一个医疗服务,都必须有这三个部分,可是中国现在缺的是后面两个部分,而这个缺的部分,正好是因为我们的体制造成的。我们人为造成的,它是可以被解决的。

  解说:从今年3月份开始,在上海,所有县区已全面启动家庭医生制度,按照2500人配备一名社区家庭医生的份额,全市已经有户籍居民458万人与社区家庭医生签约,小病社区看,大病可以享受向大医院转诊,并优先预约专家号等服务。显然,上海正在用政策引导进行着医疗资源分配的探索,而这,或许就是缓解医患矛盾根源的一种手段。

  刘国恩:

  我们病人,特别是广大的门诊病人,更多的是需要帮助和安慰,要我们建立一个长期的关系,后面遇到大的问题的时候,大的灾难性的问题的时候,我们才有互信。让我们80%到90%的患者,在门诊服务上能够下到社区,才可能有这个物质基础和条件,医生们才有这个精力和时间,建立医患相互信任的这种关系

  白岩松:中国人说,每个人的一生就四个字“生老病死”。请问,哪个字不要与医生打交道?按理说,医生应该成为一个正常社会最被尊敬的职业之一,但在我们这儿却扭曲了。很多欠了账的改革让医生成为替罪羊,成为被伤害与被指责的对象。而在这其中,我们也都有责任。其实,伤医事件屡屡发生,真正的最终受害者是我们,是生活着的每一个人。一旦医生心神不宁,不再爱自己的岗位,我们生无所托、老无所医。生老病死,托付给谁?